放送頭Micu testo~
【放送頭Micu testo~】不計名份...實質參與...原來台灣現在流行這種論調,真是殺很大!以後男女也不必登記結婚,當一輩子情人關係就好,反正也是實質參與、不必名份啊!...~冷涼卡好~

 

 

論文寫著寫著,偶然間卻看到這麼一則新聞,然後更驚訝的是,畫面裡的主角都是我的好朋友,讓我一整個下午不能停住手上的滑鼠,不停地在各個相關的網頁上遊走,無論從影音、文字或者MSN交談裡,獲取這起事件的相關消息。看到此刻,讓我忽然間不由得想開啟word空白檔,想把心裡面的一些想法講一講,對論文就只能說暫時抱歉了。

 

 

 

看著這次我幾位好朋友在日內瓦面嗆葉金川的影音畫面,還有台灣媒體一面倒地在報導措辭上的貶抑,已經看慣歐洲媒體報導各種千奇百怪示威抗議方式表達訴求的我,此刻不免有個疑問:在國際場合向本國官員嗆聲就叫做「丟國家的臉」嗎?到底什麼叫做「丟臉」?什麼又是「沒見肖(be-gen-shau)」、「噱世噱種(shia-si-shia-jing)」?就因為抗爭、嗆聲、表達訴求嗎?

 

 

 

 

 

請先看看以下這段影音,唯獨這段影音裡所包含自日內瓦傳來的另一種內容,才能夠讓大家在觀看台灣媒體一面倒報導角度及措辭之餘,看到事件現場的另一種樣貌:

【日內瓦嗆聲現場留學生同步拍攝葉金川與學生對話全程含字幕說明】

(完全未經剪接全程還原現場版本,並加上字幕解說現場混亂情況下各方所發言之用字,畫面影帶上傳Youtube,與台灣所有媒體片面剪輯後報導內容各家版本完全不同,有助重新理解本則新聞真相)

 

 

在民主國家,新聞裡看到各種議題的抗議示威似乎是司空見慣的事情,但旅居海外這些年來似乎我從沒看過那個國家的媒體,會在這類報導裡面加上「讓國家顏面掃地」、「丟自己國家的臉」這類的措辭評論。民主國家的國民,透過示威抗議充分地表現自己的理念訴求,用台灣的講法也就是「嗆聲」。甚至為了達到訴求目的,在某些管制嚴密的場合,得用些技巧的突圍去引起注意。下面這個例子就是個很好的例證:

 

【布希被丟鞋子嗆聲】

 

 

但是似乎越不民主的國家,就越會對於這種抗議示威活動,給予「丟臉」、「喪盡顏面」的指控,就好比中國人看到法輪功、西藏(圖博)人士在國外抗議時,會認為是一種「丟中國人的臉」、「有損中國顏面」一般的反應。同樣被丟鞋子,小布希就不會像溫家寶一樣的風度格局,來自獨裁國家的領袖,就會說這種嗆聲是「卑鄙的伎倆」:

【溫家寶劍橋演講被嗆聲】

 

 

回過頭來看看這次葉金川在日內瓦被留歐台灣學生嗆聲的反應,可以發現葉金川與在場林郁方、李嘉進等人的反應,十分有趣的跟溫家寶的反應很類似,用台灣的講法也就是「見笑轉休氣」,不曉得是不是晚宴上法國紅酒喝的太爽,總覺得好像「抗煞英雄」像是在講醉話,原本已經坐下來要跟學生解釋台灣參與開會的名稱問題,卻又一下子態度大轉變反問學生「我為什麼要回答你」,然後岔開話題大談「誰比我愛台灣」,一下子又用英文發問「What do you want?」,不但表現出十足的「惱羞成怒」,更甚至讓人懷疑他是不是酒精發生作用講醉話,因為總記得很多台灣酒國英雄都會講,心情太亢奮的人喝酒是很容易醉的。(題外話,反觀他的馬老闆喝完酒就不會這樣反應,只會在媒體面前表現出很粉味的大手一揮「沒有啦」~)

【馬英九酒後吐真「性」】

 

 

再次令人遺憾卻不意外的是,在場的一群台灣採訪媒體,跟著官方說法在那邊在報導措辭裡下眉批,指民眾對官員抗議行動「在友邦官員面前抗議,丟台灣的臉」、「讓台灣的國際形象蒙上一層陰影」、「讓台灣登上國際舞台,用這種惡劣的方式」、「國際形象重創,這叫愛台灣?」云云,然後整個台灣似乎就在這股「丟臉」的聲音裡看著這則新聞。且看以下三則台灣媒體的報導:

 

【2009/05/18葉金川日內瓦晚宴.遭留學生嗆聲(民視) 】

 

 

 【民進黨支持者成功羞辱葉金川(東森)】

 

 【留學生嗆聲 葉金川淚駁斥(980518)(華視)】

 

 

 

但是令人感到莞爾的是,今天嗆聲的地方並不是在WHA會場裡面,也不是在場外,而是在葉金川請客吃飯的場合,如果要說這樣就叫做「在國際上丟台灣的臉」,這頂帽子是不是也戴了太大頂了點?

 

 

台灣這次獲准參加WHA,就事實論其實就是去向北京懇求「獲中國恩准」的結果,好讓馬政府有足夠的「credit」拿來做施政政績。台灣有很多輿論對此認為是一個實質的成就跟參與,但然後呢?似乎大家就又「滿意了起來」,好像只要能參與,名稱形式都不重要。我不禁要問這些高喊「丟臉」、看似很重台灣國家顏面的人,如今台灣被逼迫暨不准使用Republic of China也不准使用Taiwan,只能用Chinese Taipei這種四不像的稱呼,在國際台面上出現,難道就不覺得「丟臉」嗎?怎麼這下子卻又都不吭聲了呢?

 

 

我倒是覺得,那些堅定支持「中華」愛用「中華」來當我們名稱的人,建議你們如果真要想要喊「中華台北」又不想被北京喊成「中國台北」的話,或許應該考慮用Chunghua Taipei來取代Chinese Taipei,就像「中華電信」那樣的外文稱呼Chunghua Telecom,這樣就不必再多費唇舌去跟人家力爭「中華台北」而不是「中國台北」了。台灣官方常說使用Chinese Taipei是一種「不滿意,但可接受」的名稱,是基於追求台灣「實質參與」的一種「忍辱負重」的「務實」作法,但終究還是道出了台灣是處於一種「忍辱」的情形下,難道台灣人這樣受屈辱、忍辱,大家就不會感覺到丟臉嗎?到底真正該感到丟臉的是什麼?

 

 

在我看來,用Chinese Taipei來代表台灣,本質上這根本就把兩千三百萬人所居住的地方矮化成一個城市,這種名稱也實在是在國際上夠讓人家頭痛的,這才是真正讓我深感丟臉的事情。回想起幾年前在馬德里世界盃跆拳道錦標賽,我坐在那幾位拿到奧運跆拳道獎牌的選手旁,替台灣選手加油時所喊的Chinese Taipei口號,別說這麼一串字光是喊出來就比人家沒力,更是喊的讓人覺得心酸跟羞愧丟臉,因為我們竟然連自己的本名都不准喊出來,原來在國際上我們的本名是如此地羞於見人,看在現場國際人士眼中,喊出這種奇怪的國家隊稱呼更讓我自慚形穢。

 

 

很遺憾,民主化發展迄今已有不少時日的台灣,對於民主國家抗議示威的常態仍然抱持這種「丟臉」的觀念,甚至掌握「第四權」的媒體亦仍然是這樣的水準。感覺上,台灣的人似乎向來就很愛面子,很在乎形象這回事,所以難怪連遇上H1N1這種疾病的流行,都可以拿來當作自己很自豪的理由,大書特書說台灣到現在沒有病例出現,然後把從其他出現病例的國家來的人都當成是過街老鼠、病毒散播者...有點扯遠了。

 

 

 

 

有朋有跟我聊起台灣的國際地位時,曾感嘆道「台灣人就是太愛面子了,整天想當國際間的模範生,在當今國際社會這種『會吵的小還有糖吃』的氣氛下,如果台灣人肯拉下臉正視台灣國際地位問題,放下身段當個讓國際強權傷腦筋,如科索沃、東帝汶、車臣、南奧塞提亞(Oseetia)阿布卡西亞(Abkhazia)這些地方的人,狠狠地弄個驚天動地,讓美國、歐盟等大國傷腦筋飛來飛去忙著調停,那台灣的地位才真正有露出曙光的時候」。看完這些新聞感慨之餘,也再次深覺到台灣的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發展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更替台灣人的這點「怕丟臉」性格扼腕不已。

 

 

 

 

算了,看來我還是繼續別再看新聞,趕緊回到論文裡爬格子卡實在些...。

 

建議延伸閱讀: 醫界女性談葉金川(張亞力)

創作者介紹

Formosano madrileño台灣囝仔佇馬德里

formosa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洪聖斐
  • 加油!

    這麼好的內容只寫在個人部落格太可惜了!
    建議整理成八百字的稿子寄給自由時報,亦可在以下網路空間發表:
    1.謝長廷的影子內閣 http://www.shadowgov.tw/forum.htm
    2.媒抗 www.socialforce.net
    3.台灣小站(可以貼影音檔)www.mesotw.com

  • 感謝學長指教,拙文已做處理轉貼幾個網站與更多人分享,至於投稿自由時報,礙於過去經驗不甚佳暫不考慮,仍以學業為先。

    formosano 於 2009/05/19 08:13 回覆

  • Eric Chiang Kang
  • 很多台灣人的思維還是很封建 也給國民黨給洗腦很久 總覺得家醜不可外揚 其實真正的醜陋是不能面對現實並去尋求途破的方法與努力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【 X 關閉 】

【痞客邦】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

親愛的讀者,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,
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!
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